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母婴用户    2019-11-29 02:34     浏览 33333 

  原标题:我的模块我做主:交流方式 VOL.14 演出嘉宾 DRANQ 采访

  在交流方式 VOL.14 即将开始前几天,我们跟演出嘉宾 DRANQ 坐下来聊了聊他自己制作的模块、巡演和他的音乐。感谢Shen做采访文字翻译和整理。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最初我喜欢上了 circuit bending (电路扰动), 就开始自己改一些现成设备的电路。我还是小孩的时候就有了电烙铁,所以并不奇怪我会把手边东西拆开来研究,看看里面都有什么。

  当我开始制作音乐以后,随着时间发展,先是开始做可以用在音乐里的乐器,直到设计大的模块合成器系统。其实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很多设备我买不起,但是现在这些我自己 DIY 的设备成为了我音乐生涯中重要的一部分。科技绝对是我制作音乐过程中的最大的灵感之一,但是我每首歌里用的设备其实都是当时我手边有的东西。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我系统的核心是2个节奏音序器,用来带鼓和合成器,给它们gate信号,还有2个4步的音序器是用来做所有旋律方面的东西。我的关键理念是通过把这2个音序器的 CV 相加在一起,来很容易的实现旋律的变化,这样在我想要新旋律的时候就不用重置所有的控制了。这些步进音序器的时钟是被一个时钟划分 (clock division )模块来驱动,所以我也能很容易的实现节奏和长度的变化。所有音序和时钟相关的模块都是基于 Ariduino Nanos 控制器。

  你可以听见的声音基本上就是鼓,一个酸性(acid)的合成器声和一个采样器。鼓组里包括了两个基于 twin-T 电路设计的 Kick 模块,可以叠加音高包络,这样的设计比通常的808风格的 Kick 加专门的鼓采样器音色要更全面一些。我决定鼓组里其他的音色尽量都用采样解决,这样可以节省很多空间,因为我知道未来肯定要带着这个系统坐飞机。

  我的合成器模块和大多数80年代的mono合成器一样,是基于一个3340的 VCO 芯片,还有一个相对来说很简单的滤波器以及基于Vactrol光敏的“VCA” (其实更像Low Pass Gate)。和鼓组的设计决定一样,我需要把所有电路都能放入面板后有限的空间里。

  采样器其实就是一个现成的 Tiptop Audio One Eurorack 模块,只不过我把他安到了自己的面板后面这样就能放入我的系统了。因为我意识到我需要一个特别可靠的采样器,得有量化或者 1v/oct 的音高。所以我决定使用一个现成的模块,权且我现在掌握的编程知识还只是简单的 Arduino 代码。我系统里的音阶量化模块也是上述这种情况。

  为了给声音空间感并且能把所有的音色都控制在一起,我还在系统里设计了一个基于简单混响芯片的混响模块,以及一个基于 vactrol 光敏能有 ducking 功能的 Mixer。因为在我的这种bass很重的音乐里,把所有声音都用kick做sidechain是非常重要的。否则在club演出时,你很难从PA中得到特别有力量和冲击感的混音。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你最初是怎么决定下自己模块的标准的?用什么接口传输CV和音频?CV的电压范围多少?模块供电的标准?它们跟其它常用的标准比如eurorack、Buchla、Surge兼容吗?

  我的模块尺寸一种是10x25 cm,一种是5x25 cm。我决定采用这个格式标准因为这是在 Ebay 上最容易找到的铝制面板尺寸。一开始我想过采用 Eurorack 的尺寸,这样就能和传统的机架标准兼容,但是后来发现有些过于麻烦。另外一个原因我决定使用大尺寸格式,是之后我发现这样更容易把自制的电路放进去,因为大部分在面包板上实现的 DIY 电路都比 PCB 板要大。

  系统的连接部分我使用传统的音频信号线(大二芯),因为这是最容易找到也是最便宜的选择。虽然使用 mini jack 接口可以让我的系统节省更多空间,但是现在这么做已经太晚了。

  我的模块接收的 CV 范围在 0-5v 之间,所以如果你使用大转小的转换头,是可以和 Eurorack 兼容的。其实你也可以送更高的电压到我的系统里但是这样会造成信号的不连贯。我箱子的供电单元是 +/-12v,刚开始设计系统的时候,我决定使用简单的三针接口而不是带状电缆来在系统里做供电分配。但是我最近的一些项目里使用的都是带状电缆,因为这样更结实和整齐。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最初规划制作了所有的模块,还是随着巡演和音乐的需求,又慢慢积累制作了新的模块?

  我确实一开始就想全部计划好,然后一次性把系统制造出来,但是最终结果却不是这样。

  制造这个系统的很大一部分过程都是在反复试错,尝试不同的技术解决方案,以及不停尝试不同的概念来找到一个能让我更流畅使用的完整设置。

  现在我箱子里的很多模块其实都是第二版甚至第三版的设计。一部分原因是我发现有些方面能做的更好或者用更简单的方法实现,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我企图从另一个不同方向来实现想要的功能。

  我想使用这个系统来完成我的现场演出,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对现场演出的理念也在不停变化。

  所以目前的阶段其实我是想要用一个简单的基本系统来完成风格上更极简的音乐。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对你来说这些自制模块跟使用其它大家可以买到的商业化模块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所有我现场演出中想实现的事其实用 Eurorack 模块都能轻易实现。我觉得最大的不同就是如果你对自己做的模块不是很满意,没有办法卖了它然后再买一个其他的模块。当你自己造模块时,不仅是需要找到正确的模块放入系统中,也会学习制造你可能最终根本不会用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可能时间投入也有很大不同。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但是我带着目前这套系统去演出的话,肯定会带着我的电烙铁。因为我的电路很多是基于面包板并且用电线连接的,所以损坏的几率非常大。有些模块的后面看起来很不可靠因为我改过很多次设计,很多元件都是去焊又重焊很多次。

  在制造这些模块的时候我花了很多时间来纠错。除了检查最明显的电路错误外,当我第一次把设计出来的新模块接入电源,但是它并不工作甚至直接短路时,我通常都是检查一遍信号的通路找找是什么引起了故障。有时候几个理论上根本不会彼此影响的简单功能开始相互作用了,那可能我就得奋战整晚了。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现在这个系统的箱子是一个很平常的设计。我试图不让箱子的尺寸超过通常能登机的手箱尺寸,但是这次来中国巡演发现其实我箱子的重量和尺寸都刚刚卡在航空公司规定的标准之内(很险)。现在我的箱子是木质的,所以其实不是重量最轻的方案。希望必要的时候我能把它举过头顶。

  我通过阅读论坛和看其他人的设计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们帮助我理解和增长了这个领域的知识。如果未来能和其他人一起开发那绝对会非常有意思!我有一个小本用来画电路图,记笔记,但是很多笔记都是都是大致的设计概念,就像我前面说的真正的设计是不断试错的过程并且随着时间改变和调整,有些时候我也必须反向工程自己当初的设计。

  我其实一直在考虑分享我设计和制作模块有关技术方面的更多细节,因为我发现感兴趣的人比我想象的要多。也许我应该做一些视频深度解释一些技术或者分享一些设计方案。

  我们听说了很多关于莱比锡的新场景的积极的传言,可以为我们介绍一下莱比锡的音乐场景吗?你为什么决定搬到莱比锡,在这个城市做一个艺术家成为这个场景的一部分?

  我最早是2012年搬到了莱比锡,因为比起德国的其他城市,这里有很多闲置的公寓可以用很便宜的租金租下来当工作室。我感觉那时候很多来这个城市的人都是因为便宜的租金以及不断发展的艺术、音乐场景所带来的新可能性,这些一起形成了非常有意思的氛围。

  现在我感觉莱比锡从当初创意产业的空白画布发展出了更加成熟的氛围。虽然以前的那种地下文化运动以及非商业活动场地没那么多了。但是这个城市在过去几年中确实拥有了非常有意思的club 空间,DIY 厂牌以及社群项目。

  同时租金其实上涨也非常显著,因为莱比锡被很多投资者认为是德国增长速度最快的城市。前几年有很多人声称莱比锡会成为新的柏林,但是其实这并没有发生。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莱比锡绝对拥有自己的特点。

  你的音乐有很多 Hip Hop 的影响,也有很多经典和复古的音色设计,可以介绍一下你在studio中做音乐的流程吗,因为很多律动听起来非常具有人性,不像是单纯靠机器生成的段落;除了模块外你还有什么其他设备?

  我音乐中复古和充满人性的一面其实是来源于我使用的70和80年代的老合成器,尤其是bassline,lead和pad音色。除了用电脑做一些采样外,我很少会使用midi来做音序,通常我都是自己弹奏并录制这些合成器。

  这样我感觉更加直接和有趣,我喜欢我不那么娴熟的键盘弹奏技术带来的不完美感,如果某遍录的太差我可以简单的重新录一遍更好的。

  我平时使用的设备包括了一台70年代的 Micromoog, 一台 Roland JX-3P 和一台 UDSSR 的老复音合成器 (这台琴其实听起来特别acid),还有一个我自己制造的 FM 模块系统。我的鼓音色通常来自 Moog 或者电脑做的采样。我不是那种教条主义或者完美主义者,认为在音乐制作的所有阶段都必须使用硬件,我是看什么最能帮助实现我的想法。

  我也会经常改变自己的工作流程而且这样会影响我制作的音乐风格。比如我录 ‘Serpentine’这张 EP 是差不多2年前,我现在的工作流程已经和那时候很不一样了。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DRANQ 是一位来自德国莱比锡的电子音乐制作人,他是近期在欧洲低音场景中快速升起的一位新星,2019年他在德国著名的低音厂牌 Saturate Records 发行了一系列 EP 及单曲,让他标志性的硬件音色和富含 Hip Hop 影响的律动收到了圈内的广泛关注和支持。

  这位90后制作人同时也是一位充满极客精神的怪才,他使用完全自己设计和制造的模块合成器系统制作音乐和进行现场演出,让他的 Bass 音乐充满了即兴的变化和随心所欲的控制。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今年8月,他在 Ran music 的低音子厂牌 Ran Rad 旗下发行了他的12” EP 《Serpentine》,并在11月底开始他的首次中国巡演, 造访北京,西安,重庆,上海四城的场景。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musiXboy,音乐科技媒体 Midifan 网站创始人 & CEO,前互联网科技媒体谷奥(主编,音乐软件开发商 2nd Sense Audio 联合创始人,前手办爱好者社区手办酱 CEO,二次元音乐厂牌 Mikai Music 联合创始人。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MusikM,二次元厂牌 Mikai Music 创始人,初音未来官方专辑制作人&作曲。没有家的火星妹子,在不同城市和国家学习二十年古典钢琴后终在柏林被解放。音乐杂食者,喜巴洛克,也喜实验,对一切新鲜事物感兴趣,模块演出新新新手(╹◡╹)。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777是音乐制作人羽伞个人声音探索系列的一部分/诞生于2016年末/至今已经发表了三张专辑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HWA:DJ,电子音乐制作人。本土电子圈中炙手可热的DJ 名字之一。同时身兼制作人身份的ELVIS.T化名为HWA透过作品和演出來继续推动本土电子音乐文化的发展。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L+R:电子音乐制作人、编曲人、声音交互制作者。耀乐团创始人、制作人、团长。“新 乐 府 昆曲” 制作人、团长。一直在尝试将科技性、实验性融入大量中国古典戏曲元素,用 西方手段表达东方哲学思想,用电子音乐表达高山流水, 以达到听觉的美 好体验。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DEMONE: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独立播客品牌网络广播电台“糖蒜广播”联合创始人,成立自2004年、全球2000万受众。中国最有名的推广中英文经典复古跳舞音乐的DJ,也是诸多商业品牌活动和订制派对的御用DJ。2015年成立电子舞曲乐队海淀人Hielektromen,致力于用硬件设备、模块合成器的音乐制作以及现场演出。作为交流方式系列活动的核心团队也在积极推动模块合成器在中国的发展和推广。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Dr. Alan Ip(叶海顺)在微软云计算与人工智能工程院工作,业余时间是音乐人。Alan是香港Minimal和红梅谷乐队始创人。2014前和香港音乐监制丁炜组成ITTI乐队,2016和周因路在北京组成Ambient Intelligence。除了音乐制作,Alan是香港作曲和作词家会员。过去除了发表个人创作,也参与各类型流行曲的制作。Alan热爱电子合成器,也是一位乐器收藏家,闲余时候也研发自己电子乐器。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曾宇:飞行者音乐科技创始人,国内顶尖音乐制作团队“火星电台”成员。火星电台组建于 2001 年,一路成为众多歌手、音乐人御用词曲、制作人。也是电影,电视剧的原声音乐、主题曲常邀宾客,其音乐风格标新且多元。2017 年成功完成从幕后到台前的转变,台湾大陆两地发布同名专辑《火星电台》。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Shen化名为“笨植物Dumb Plant”的音乐制作人沈立嘉是独立厂牌燃音乐的主理人。沈立嘉从北京的独立摇滚圈转型到电子音乐厂牌,在2015年成立了独立电子音乐厂牌燃音乐,专攻Electronic、Bass、44 Beats的音乐,旗下网罗了大量本土非常优秀的资深音乐人和年轻的新秀,为中国独立电子音乐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作为一名出色的电子音乐制作人,他在作品中对电子音乐的理解与模拟合成器熟练运用表现出特有的一种灵动与新鲜。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ver_1015e是一位来自英国的多媒体艺术家,在大学专攻声音艺术专业,后涉足视觉领域,曾在欧洲著名的视觉机构 Immersive 工作,为包括 Deadmau5, Swedish House Mafia, Jason Mraz, Eric Prydz, DJ Sasha, Sub Focus, Knife Party, M.A.N.D.Y, Suba, Pendulum, Adam Beyer 等著名电子音乐人的欧洲演出现场提供从舞台,VJ, Mapping 到装置等各项业界最前卫的视觉呈现,还参与过各类大型建筑投影的公共艺术项目。1015e 同时也是一位资深的模块合成器爱好者,他坚持通过 DIY 的途径组建自己的系统,他的模块大多通过开源项目或者购买 Kit 自己焊接完成,他的音乐风格宽泛,从氛围实验到极端 Gabber 舞曲,将手中的设备发挥到极致。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Negative808来⾃南部海岸,现居北京的新晋低⾳制作⼈:在同步计划及Ran Music发⾏的数⾸个性彰显的单曲。Negative808 钟情于英式的低频和高速的律动,融合了 Drum N Bass, Grime, Footwork, Juke 等多种⾼BPM舞曲⻛格的节奏,活跃于地下俱乐部场景,也使他获得了国内最富盛名的低⾳派对组织 Sydicate 和 S!LK 的邀请,加⼊成为了其固定成员。同时 Negative808 还是一位⾳乐内容创造者,作为一位不务正业的 Ableton Live 讲师,他也是音乐科技网站 Midifan 的编辑和电子音乐媒体 FreqLab 的创始人。

我的模块我做主:调换方法 VOL14 上演嘉宾 DRANQ

  Tami-musiXgal从使用eurorack声音合成器模块完成电子音乐演出,到依然执着的使用eurorack视频合成器模块完成视觉演出。Tami-musiXgal 通过即时演算来实现图形、3D、灯光、激光跟音乐的同步,通过复杂的patching在现场呈现各种色彩、图形、光电和声音的混合视觉与声音的艺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